请法院不要随便发“司法建议函”要求对律师进行处罚
更新时间:2018-10-01 13:16:00        点击:
 
北京厚大合川律师事务所  刘闯

 
9月17日左右,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条新闻:

“近日,石狮法院在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时,两名辩护律师未经法庭许可,擅自携带斧头参与庭审,严重危害法庭安全。该院依法对两名辩护律师予以罚款,并于9月17日向石狮市司法局发司法建议书,要求依法予以处理。”

该新闻中法院的威严劲真是一个大大的有。律师的“荒唐的无厘头”,也是“暴露无疑”。

律师难道带斧子上法院要砍法官吗?似乎不可能。否则,法院哪里只是罚款,早把律师抓起来了?

于是,新闻发出之后,国内著名公众号“烟雨法萌”就提出质疑,“大胆”地相信办案律师的自我辩解说明,并呼吁要切实落实相关部门一贯倡导的建立“法官与律师良好互动的关系”的承诺。

与此同时,律师圈仍然密切关注该事件的进展情况,大家都提心吊胆地等待石狮市司法局的最后处理结果。

9月27日,泉州市律师协会公布了《关于对福建博广律师事务所龚延禄、伍曼琳律师携带斧头参与庭审一案的通报》,回应了石狮市人民法院关于对龚、伍两位律师要求进行处理的“司法建议”。该通知认为:办案律师携带斧头是为了作为证据出示,“并未发现司法建议书和处罚决定书所述龚延禄律师持斧头从被告人身旁走过的情况。此外,伍曼琳律师也并未携带斧头进入法庭。庭审中也未触碰过斧头”。
律师界对泉州市司法局和律协的做法感到非常高兴,大家一致认为:该司法局和律协真是“硬气”。
作为一名律师,我既高兴,又觉得悲哀:

一、既然没有证据证明其中的一个办案律师携带斧头从被告身边经过,另外一个办案律师根本就没有触碰过斧头,你石狮市人民法院为什么非要这样认定啊。其目的是什么呢?既然没有证据证明,你对律师各罚款500元,算什么啊?对律师罚款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虚构事实要求司法局律协对律师进行处理呢?

二、律师携带斧头办案,是为了帮助法官查明案件的事实真相,这有什么不好嘛?

三、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好歹也是个中级人民法院,你发新闻的时候应该不应考虑9月17日的新闻很不符合逻辑啊。你这样片面的陈述事实,是有明显的倾向性的啊。

且慢,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会再像鲁山县人民检察院那样“先冰释前嫌强奸案,然后又握手言和故意杀人案”之后,有关部门宣称是“宣传部门业务不精、报道有误”吧。司法建议书是谁写的?谁批的呢?

四、司法局和律协依法公正处理法院的“司法建议”,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为什么大家这么高兴,还要为泉州市司法局和律协点赞呢?这个赞很有感激涕零的意思呢。

——所以说呢,法院不要随随便便就给司法局和律协发司法建议函。

发之前,多想想自己的不是,多想想律师的好处。

记得我刚当律师的时候,法官对律师的排斥情绪很大。律师没少受法官的刁难。大约近17年前左右,我有一次去某法院立案,起诉书一式两份。其中的一份是打印的,当事人签字。法官说是原件;另外一份是打印件的复印件,当事人也是亲自签的字。这个法官刁难我,竟然说什么,复印件上虽然有当事人亲自签字,但是不是“原件”!好在,现在绝大多数的法官明白了,没有律师对诉讼材料的整理,没有律师法庭上清晰的发言,法官的工作几乎无法开展。什么证据规则、什么法庭秩序,当事人才不怕法官,更难遵守法庭秩序,连沟通都成问题,法官审理案件的难度一下提高多少?

还有,我认为:只有律师犯罪,法院才有权给司法局和律协发司法建议,否则是没有权利的随便发司法建议书的。

现论证如下:

一、人民法院可以发“司法建议”最初来源于(2007)法发10号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司法建议工作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司法服务的通知》。

从该文件的规定可以看出,司法建议出发点是为了“化解矛盾纠纷、提高社会管理水平的司法服务手段”,“促进社会安定与和谐,增强全社会法律意识,建设法治社会”。

司法建议的主要内容和关注点是:各级人民法院在审判工作中发现普遍性或需要提请注意的问题,应当及时向有关单位提出司法建议。通俗地讲,就是提醒该单位注意制度上的漏洞和普遍性的问题。

从这个通知的内容上分析,第一,司法建议,虽然要求被建议单位及时反馈意见,但是法院没有对被建议单位的意见提出反对意见的权利。第二,司法建议关注的是普遍性的问题,并不针对某个具体的现象再对相关单位提出处罚性的建议。

二、最高法院关于“司法建议”的第二个文件是法发(2012)74号文《关于加强司法建议工作的意见》,该文件在(2007)法发10号文的基础上,又做了详细的列举并进行了延伸。

按照该文件,对普遍性、制度性的问题可以发法律建议书,同时针对个案也可以发法律建议书。其中与律师有关的,貌似是这一条:“发现违法犯罪行为,需要有关部门对其进行处理的”。

显然,律师犯罪了,法院通知一下司法局,“司法建议”对律师进行处理,这好像很符合逻辑。毕竟法院不通知,司法局不知道。

但是,对于律师违反法庭秩序这样的行为,让司法局律协进行处理,就似乎没有依据了。

因为:

第一,违反法庭秩序,是不是(2012)74号文中说的“违法犯罪”中的违法呢?我认为不是。因为,违反法庭秩序,你都处理了,你还建议其他单位处理什么?不能说律师违反法庭秩序是违反了《刑事诉讼法》或者《民事诉讼法》,这样的帽子太大了。毕竟法庭秩序是组织秩序而不是法律秩序。

第二,对律师来说,违反法庭秩序已经接受了行政处罚,再让司法系统再处理一番,这不是双重处罚吗?这不属于行政处罚的重复适用吗?(2012)74号文的规定来看,只有法院处理不了的,才给相关单位提出司法建议。

第三,从法理学的角度上讲,处罚手段与违反规定的行为是相当的,即:立法时认为,这样的处罚手段,已经完全可以冲抵行为人的错误行为造成的后果,或者行为人的过错已经完全受到了充足的惩罚,并足以防止行为人再次触犯该规则。那么,在法院处罚之外,又建议司法局和律协处罚,完全没有道理。

第四,从法理上讲,法院对行政法规的规定不可能全部详细了解掌握,比如说,在审理刑事案件中,难道法官也懂得所有行政法规不成?该不该处理?法官怎么知道?所以,如果不谨慎地行使司法建议权,无疑就把法院当做了行政机关,以为自己什么都懂,这是错误的。

三、本来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设计,检察机关与律师是“对抗”的,法院居中审理。但是,为什么法院与律师频频发生“冲突”,并没有看见过(或很少见)法院给检察院发司法建议函?

鉴于目前的司法现状,需要在律师与法官之间设立足够的缓冲区。但是如果随便允许法院发司法建议书给司法局,那么这种不平衡将进一步向法院倾斜。不利于公正执法。

既然提倡律师、法官、检察官是法律共同体,地位不平等怎么建立共同体。检察院有监督法院的权利,法院有主持开庭的权利。唯独律师是相对的弱势。

事实上,律师总是以个体与公检法的整体打交道。为了平衡这种关系,法律特意授予律师相对的“特权”,这种“特权”不仅应体现在比普通的公民更多的权利上,比如会见被告的权利;同时也应体现在程序中。当然也包括:对律师所谓的不遵守“法庭秩序”,应采取相对宽容的态度。

轻易不要因为不遵守法庭秩序处罚律师,因为法庭难以保证自己的庭审程序和表现就是无懈可击的。否则,为什么不公开让大家随便参加旁听?随便录像?(法律规定不公开审理的案件除外)。反正律师是欢迎的,欢迎大家来挑律师的毛病。法院欢迎吗?要不要来个“互害模式”?让

所以,要宽容。也不要罚了不解恨,还要再罚。

四、本质上讲,法院没有权利要求任何单位更何况是同级行政司法单位,向法院汇报工作,听凭法院指挥。司法建议权,本质上也就是个情况通知而已。

法院只有审判职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上述两个司法建议书,只对人民法院有约束力。并且本质上是政策性的文件。并不是法律文件。

从整体上看,人民法院发现整体、制度问题,提出司法建议,有重要的政治和社会意义。但是,司法权的延伸是有宪法边界的。实践中,且不可误读。

 
2018年9月30日星期日
 
Copyright © 2014-2018 北京厚大合川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40310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