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的奇葩说
更新时间:2018-11-05 14:19:00        点击:

 

北京厚大合川律师事务所  刘闯
 

10月28日,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发生。过了几天,刘教授走进某大学课堂,准备给同学们讲《刑法》课。教室一片混乱,刘教授知道,每当他的课在上课之前或者上课之中一片“混乱”的时候,肯定要有“好”事发生了。果然,好几个同学站起来提议:老师,今天我们讨论一下“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吧?

刘教授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锻炼同学们思维的好机会,便欣然同意:可以,你们说,我来听。

于是,教室重新陷入一片新的“混乱”中。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刘教授敲了一下黑板,叫停。他对同学们说,你们已经得出答案来了,我们开始讲《刑法》吧。同学们面面相觑,我们这才是刚刚开始,好不好?

刘教授笑而不答,接着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大大的字:锤子。教授接着说:同学们,这就是你们已经得出的答案——锤子!同学们一阵大笑。他们已经习惯教授常常用“锤子”代替汉语某个脏字或者某个词,比如有人常常说:你知道个屁或者你知道个什么,教授则会说:你知道个锤子。

教室安静下来。教授说:你们这样讨论可不行。重庆公交事件,人们最关注的应该是以后如何杜绝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们下面就围绕着这个主题来进行。但是需要加上一个小小的要求,每个人在讨论之前需要选择一个社会角色和职务,然后站在这个社会角色或职务的位置上,发表你的观点或者说出你将要采取的措施。注意奥,你们的发言要符合角色吆。

A学生急忙站起来说:我是媒体人,因为这个事情首先是我们媒体报道的,当然由我来先说。我们的媒体人当然首先追求的是将事情真相报道出来,接着要报道社会各界的反应。同时要深入挖掘新闻背后的新闻,向社会呈现各种各样的有益的意见和建议,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我认为这样对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会起到积极的进步作用。有人说我们媒体就会煽风,是的,我们一向坚持小事煽大风,大事不煽风的原则,点温暖之火,正义之火,让流量和正义一起嗨起来,“融”起来!

B学生紧接着站起来说:我是领导,我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件事情了。我对该事件做了批示:要认真严肃地处理!我派出了调查组,深入现场第一线办案,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慰问。作为一名领导,我当然欢迎媒体的监督。但是你们媒体有时候故意制造混乱。为什么在调查结论没有出来之前,就靠猜测,急着出新闻?没有媒体,我们就不认真严肃地处理此事了吗?我们是有一整套的管理措施的,上情下达也是没有问题的。因此,媒体介入不介入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有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意识,因此,下一步,我们要组织全交通系统的人,深入学习、探讨在新时期下如何进一步发挥公交系统的李素丽精神,建立健全各项规章制度,搞好公交系统的服务,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总的看来,我们交通系统的员工是积极向上的,是好的。我们要看大方向。不能因为出了一点事,就全盘否认。我们要加强交通系统先进事迹的宣传工作,努力树立交通系统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

C学生连忙说:我是公交公司方面的代表。在上级领导的指示下,我们决定在全系统开展一次安全生产大检查,大整顿,加强对司机的关怀和考察,对可能存在严重心理问题的员工,杜绝其上岗。并教育好员工如何面对各种突发情况,以保证整个社会的公共交通安全。我在这里宣布:暂停22路公交车的运行。直到整顿验收完成。再次运行的时候,所有的公交车驾驶室全部装上隔离板,每个车配上保安。人民群众欢迎的事情我们就做,人民群众不欢迎的事情我们……

D学生说:我是文化人,我觉得根本问题在于中国人存在的文化劣根性,就是不守规矩,没有规矩意识。从历史上看,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人从讲规矩到不讲规矩的转折点。始作俑者是孙膑和田忌。本来田忌与齐威王说好的赛马规则是:第一场用上等马,第二场用中等马,第三场用下等马。结果孙膑偏偏违背规则,暗地里让田忌用下等马对齐威王的上等马,用上等马对齐威王的中等马,用中等马对齐威王的下等马,结果用二比一胜了齐威王。这不就是不诚信吗?我认为应该加强中国人的诚信教育。尽快建立健全诚信体系。以后凡是不守规矩的人,坚决不许坐公交。另外,那些同座一车的人,当时为什么没有站出来?他们为什么不关心自己命运?我建议,下一步要加强先进文化教育活动。我现在主要研究课题为:现代文明的建设路径。在座的有需要,可以会后联系我。

E学生说:我是历史学家。你说的不对。田忌与齐威王只是为了玩玩而已。谈不上什么对规则的破坏,《曹刿论战》中的曹刿,才是规则破坏者。明明当时战争的规则都是敲鼓要进攻的,如果不进攻就表示自己不想战。齐人三鼓以后,曹刿让鲁庄公按兵不动,齐人本以为鲁庄公不想打仗了,自己就撤了。可是这时,曹刿却违背战争规则,展开追击,从后面攻击齐人,结果,大败齐军。这才是不诚信的真正的始作俑者呢!其结果呢?就是大家都知道原来可以这么玩,谁也不相信谁了,曹刿呢,以后再也没有取得一次战争的胜利。

F学生说:我是一个IT男。我关心的是能否发明一种座椅,将驾驶员和司机隔离开来,同时又不妨碍司机驾驶的舒适性。另外,我公司有一个电击产品,可以推荐给公交汽车司机使用。如果有人抢方向盘,司机电击他就好了。还有,请大家注意一下,我最近要发表一篇文章《如何用大数据系统增强公共安全》。我也希望在座的领导予以支持,并希望公交公司与我们公司合作。我们公司计划三年内上市。市值目标是……

G学生打断IT男:我是校长。我认为遵纪守法应该从青少年开始,我建议教育部下一步要进一步加强学生品德教育,出台类似方面的教材和措施。我们学校下一步要组织学生进行一次乘坐交通文明出行主题活动。希望在座的有关领导和公交公司方面多多支持。媒体朋友也可以跟踪报道,这样将有助于增强全社会的安全乘车意识。

H学生继续说:我是知名法学教授。我应该先发言,但是总是插不上嘴。你们有啥问题应该先问问法律嘛!先问问法学教授嘛!这才符合依法治国的理念嘛。我认为应该加强刑法惩罚力度。单独增加一条:抢夺方向盘罪,最高刑期可以是无期徒刑。之所以不判死刑,是因为我向来反对死刑。我研究的方向是:逐步废除死刑制度。

J学生抢话说:我是律师。我不同意法学教授的观点。刑法里明明有危害公共安全罪,为什么要单独增加一条呢?我认为主要是执法的问题以及如何落实法治观念和理念的问题。

我想谈谈这个事件中各方法律责任的问题。我可以代理单位与死者家属进行交涉,因为司机分明是正当防卫嘛!刘某打他,他难道不能还手吗?前几天大家还说这种情况是正当防卫,怎么现在就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了呢?所以,应该刘某负主要责任。当然,我也可以代理死者家属主张权利,从录像上看,司机冉某在刘某停止打击他后,还使劲往左打轮,明显好像要自杀的意思,这是否说明,司机是故意的?如果是这样,公交公司就负主要责任。当然了,事情的真相目前尚未清楚,我不好定论。那就要看谁找我代理了。



K学生说:我是网络大V。事情发生后,我在网上看到了凤凰周刊《愤怒的22路,无辜的14人》的文章,该文章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抢方向盘事件就发生25起。多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奥!我想说说李咏、金庸去世与15个生命突然消失之间,有哪些值得我们思考的共同点。李咏为什么得癌症?那是累的啊。公交司机冉某累不累?与公交司机打架的人刘某活的累不累?为什么中国人这么忙?忙的连灵魂都丢了。金庸为什么那么受欢迎?而且唯独东方人欢迎?那分明是对现实的不满啊?现实的正义不能伸张,只好在虚幻的故事里寻找满足了。除司机冉某和乘客刘某外的13人,为什么对事关自己的事情不管不问?因为,现实中我们许多时候想对事关自己的事情问一问,但是不让问,不能问。还有人不断承诺给我们做主。

L学生说:我是法官。我不能说。因为没人到我们法院起诉,我们对该事情保有沉默权。即使有人到法院起诉,在案件审理完毕之前也不能发表意见。即使案件审理完毕后,我们一般也不轻易发表意见。

M学生说:我是经济学家。我建议公共汽车票要涨价。一切问题都是市场问题,而市场问题的核心是价格问题。价格决定资源配置,决定服务质量。公共汽车司机太辛苦了,容易火气大,要提高司机的收入,或者减少劳动时间,增加司机数量。同时要在每个车上配备治安员,这样必然增加公共汽车的成本。这还没有考虑下一步要引进先进的管理系统等因素呢。

——学生们一边说,一边笑。说着说着,下课的时间就要到了。

学生们问教授:讨论的情况怎么样?

教授在黑板上大大的写下了这样几行字:一、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二、缺少重要的主角:群众、司机。事实上与大众密切相关的矛盾的解决方案,大众往往没有发言权。三、本案导致惨剧发生的原因是:刘某发现车过停车点要求下车,而司机不允许。司机对不对?刘某该不该?如何避免该种矛盾的发生?

刘教授说:

作为一个法律人,首先要看法律法规有没有规定不能随便停车?如果规定只有到站才能停车,这个规定合理不合理?要研究大众经常与公交汽车司机发生矛盾的情况有哪些?比如,明明我憋泡尿,想上厕所,司机应该停不停车?明明公共汽车距离停车点只有两米远,前面堵车,车也开不动,我想下车,司机就不让下,应该不应该?明明是汽车堵在站点上,刚关车门想走也走不了,就是不让上公交车,为什么?我错过站,我就只能在下一站下车,有没有规定?如果有,为什么大众不知道?那些抢夺司机方向盘的乘客究竟受没受到惩处?公共汽车公司有没有教给司机如何处理各种可能出现的险情的方案和预案?《城市公共汽车和电车客运管理规定》在执行中,如何更具人性化?

刘教授最后说:今天参与讨论的所有角色,都在讨论中塞进了与主题无关的私货。有的是为了掩饰,有的是为了邀功,有的是为了表白,有的是为了推销,有的是为了发泄情绪,有的是为了蹭热点,尽管如此,也应该承认,都在推动法治的进程中起着作用。但是,我们形式上、面上的工作,是不是可以少一点?在具体的工作上是不是扎实一点?没有用的杂耍是不是可以没有?

我们必须站在这样的高度上认识问题:解决任何社会矛盾,必须找到矛盾的起爆点,并加以消除,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最经济的方式,否则都是隔靴挠痒,浪费社会资源。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科技可能会给社会矛盾的解决,带来意想不到的既经济又高效的方式。

所以,可以肯定地说:法治和科技将是社会治理的最理想的工具!

我是律师,我的名字叫刘闯,北京厚大合川资深律师。谢谢你的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北京厚大合川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403103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