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10-85910400

研究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当下法治香港的困局如何破解?



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中央政府不插手香港的具体政务。香港回归后,原封不动继承了原有的政治体制,香港政府和特首的权利非常低,在全球范围内,称得上是个小政府、大社会的模板。香港实行三权分立的架构,立法、行政 、司法相互监督、相互制约。

01.继往开来  静水深流

末代总督彭定康无限留恋日不落大英帝国的昔日辉煌,面对落幕的余辉,陷入无限的惆怅。港岛的旧主“放碗不放筷”在司法权上做回光返照的文章。

香港的司法界长期被自由派法官所控制,而且这些自由派法官大都都有外国国籍。17位大法官中仅有2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国籍或双重国籍。

香港的司法裁决,都要受制于外国人的价值理念。香港外籍法官的存在似乎被钻了空子,被人滥用。

因为司法独立下大法官采用英美法系的“自由心证”衡平,在大是大非上往往在为一些不法分子的罪责开脱。“外部势力在香港扮演的角色是它们不仅不受香港法律的约束,而且还可以左右、影响香港的司法。”但这却被美化成外籍法官可以帮助香港司法制度的“独立”,这实际上是对香港司法主权的修正,是在企图摆脱《基本法》的独立。

香港的终身法院、高等法院的外籍法官们,他们是香港人外国人的身子,他们需要一颗中国“芯”!(呼吁让外籍法官出局乃不明智,不合法的举措。)

他们要宣誓忠于香港、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护宪法和基本法。

有鼓噪香港要实现二次回归;有甚嚣要制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主权法。该论调居心叵测!是在唯恐不乱!

为此有诸多宪法学家,齐聚一堂,充分论证高调呼吁香港基本法是香港的大法。实际上太阳是圆的,月亮是亮的,这都是不言自明的。就看他们心中装没装长江和长城!

树立宪法权威,普及基本法知识,建立宪法广场、铸造基本法丰碑,设定回归节、基本法宣誓节,这是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一国两制在世界的政治制度和法律体制上都是个是个创举!同是英国殖民地的新加坡独立后司法权全部收回;统一的德国是东西德合并,轰然倒塌的柏林墙两边实行的是一个制度;古巴这个位于美国鼻子底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古美两国近邻的关系相处得水火不容。

“一国两制”是中国对宪政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它既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也不是西风压倒东风。二十几年的回归历程,可以用和谐共处、琴瑟共鸣诠释内地和港岛关系,其间尽管有一些不和谐的杂音,双方基本达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回归后弹丸之地的港岛,经历亚洲经济危机、金融风暴、非典疫情,都一一挺过。港人当怀感恩反哺、应当饮水思源!

可跃跃欲试的港独、蓄谋已久的台独、唯恐不乱的外来势力挑起台湾、香港动荡,企图“两桃气杀三士。”(两个桃子赐给三个勇士,三勇士斗气起争端,倾轧而死。)

美、英、台的三方势力渗透,搅局港岛。未代总督幻想死灰复燃,走时给人洗脑,种下“毒丸”。{ 毒丸计划原指目标公司出于私利向普通股股东发行优先股,一旦公司被第三方收购,股东持有的优先股就可以转换为一定是数额(暴利、红利)的收购方股票。} “ 中毒”的港人、港岛青少年纷纷戴上黑口罩搞破坏,与祖国对立。

这毒丸计划堪称“绝户计”,当年西汉大将军霍去病在酒泉与将士共饮水酒时,不幸染上匈奴瘟疫,英年凋零,将星陨落。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历史的虚无主义者,大多对因鸦片战争(西方人称之为丝(绸)茶贸易战)、《南京条约》、《中英北京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被割让的屈辱已然淡忘。割地赔款、妻离子散、香港被“沦陷”的屈辱当烙记在心!

针对“毒丸”的流毒,要求采取隆礼重法的“德治”,以德服人。

就有一位盲人摸象的台湾文化人士痛心疾首地发声,将香港比作“花园上的一颗鸡蛋”,必须“捧在手心,万万不能摔破”,还要求大陆“反思为什么香港人被逼向街头”。若武力镇压,是祖国背叛香港!

他们的耳聪被蒙骗了!他们深受糖衣炮弹般“毒丸”的侵袭,纷纷倒在“枪林弹雨”中。防“毒”的办法需采取隆礼重法的“德治”,以德服人。白纸一张的年轻人被灌输了糖衣毒液,被奴化了,结出了毒树之果,他们是完完全全的黄皮白心香蕉人,彻彻底底地崇洋媚外,把“外人”当作救世主了。

想当年台湾一林姓家族的家训:国比家大,有国才有家。以“一己之力”抵抗外寇入侵,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爱国篇章。

当下,港岛有一些议员、艺人声称其不是中国人,全然不念血浓于水!

港岛的青年人,你们可曾听见百八十年前积贫积弱时期的海外学子被逼上绝路时痛彻肺腑的呼喊:祖国呀祖国!我的死是你害我的!你快富起来,强起来吧!你还有许多儿女在那里受苦呢!

你们该忏悔吧! 同不忠不义、认贼作父的“三姓家奴 ”们割席断交!拿出不食周栗而亡、不受嗟来之食的气节来吧!

看看以色列民的回归,《圣经》出埃及记:摩西在西奈山接到上帝的命令,让他回埃及去,带领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到他们的故乡——迦南美地。一路上千辛万苦、冲破艰难险阻,历经考验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回到血液相融、滴血认亲的故土。

回归后的香港,身后是站起来的中国人,他们本可以扬眉吐气,却被人蛊惑拉拢、被人肉炸弹、被人赵氏孤儿。

此乃子不教父之过!

02.隆礼重法、以德服人!

当下香港的大佬们在摆龙门,喊话为了香港的未来,请放过戴黑口罩的青年人。此前有香港青年在公共场合嘘哄国歌,更有甚者,侮辱国徽、区旗。忘记根本、儿嫌母丑!商女不知亡国恨,对岸香江弹唱后庭花。东亚病夫、华人与狗的耻辱遭遇他们已浑然不知!

当头棒喝!家族兴旺不在家大业大,在于子孝孙贤!

当下需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增设孔子学院(应和教会普及率看齐),开国学馆。学校教材课本里加大宣传文天祥、岳飞、辛弃疾 、苏武、郑成功、林则徐、虎门销烟、三元里抗英的事迹。

曾几何时南粤大地康梁大儒变法图强,同盟会、革命党人披肝沥胆,黄花岗烈士们驱除鞑虏 、恢复中华!信黄大仙、拜关公的港人,不会数典忘祖。义薄云天的天地会、三合会的子嗣应该读读烈士在狱中写的《可爱的中国》,……中国是生育我们的母亲,……母亲是可爱……。

不学礼 无以立!君无故玉不去身,士无故不彻琴瑟。
香港前身就是个大的货栈、码头、牙行,素有文化沙漠标签的香港(并非荒漠),人们朝九晚五、歌舞升平、声色犬马、纸醉金迷、卡拉OK、西湖歌舞,误把郑成功唱成郑成华,缺少奋发向上!孔夫子倡导君子当日复三省。
 

针对日前香港街头的打砸毁烧,冲击警察等违法暴力行为,一位香港的爱国人士不无痛心地表示,法治是香港的基石,现在出现的一些“违法成本太低”的现象恐会冲击香港法治社会底线,让人害怕的是有些人开始开始无视法律了。

今天的警察为了守护一方平安,流血流汗、面伤指断 。但愿这次不顾安危的警察,用流血断指唤醒蒙面人,演绎“王佐断臂降文龙”,根治“破窗效应”。

03.豆在釜中泣的香港,未来破浪前行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内陆与外界的贸易壁垒打破,香港的贸易和金融的优势逐渐褪色,脱实向虚的弊端慢慢凸显。中国入世之后,香港发展势头减缓,这是事态使然,就像克拉地海峡一旦开通马六甲海峡势必冷清和新加坡经济放缓一样。

香港特首董建华上任后提出了两大计划:一、“八万五”计划,二、“数码港”计划。打造香港的中药岛、力推港岛的高科技,但后来的结果是香港却成了地产商们的乐园。

香港当下的困局,一是经济问题;二是香港民众,尤其是年青一代的认知问题。当下香港的贫富分化太严重,房价太高,青年难以向上流动,感觉没有出路。

“房产商们推高房价,压榨市民;创造公摊面积,捣乱房地产;房产商想赚尽最后一个铜板;标榜囤地要为香港留出更多更多和绿地,一小撮人握住了香港的经济命脉。”外界是这么说三道四的。

“请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我更像你的邻居老头而已。”港岛的一位老牌房产商如是说。

请别忘了:风能进 雨能进 国王不能进!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性!资本家的自私自利性!资本的逐利性!这些都是资本主义的天然属性,所以我们要坦然接受这样的事实。

 

香港的繁荣稳定来之不易,是几代人花了无数心血造就,是香港“背靠祖国、面向世界”优势的集中体现。港岛的青年人应积极投身到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当中去,港珠澳大桥的建设的初衷就是为了助飞港澳(中央政策为惠及港澳,在深圳地界的桥段都未留出口),前途可期。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日前也表示港府正本清源、正聚集非常大的改变动能。

近期开播的港珠澳广播之声,传播正能量,打破思想隔阂,祛除猜忌。因为猜忌是蝙蝠,它见不了阳光,只能在黑暗角落里寄生。

近期的动荡已使香港跌出全球金融中心排名前三位,基于事态,港府已出台《禁蒙面规条》,以恢复平稳、安宁,确保世界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地位不动摇!

关于年轻人“安居乐业”的难题,正引发爱国爱港的资产大佬们关注。近日香港“三大家族”表示“捐地”,以解决万人局促的蜗居棺材房,未来居者有其屋,应该不是梦。

香港犹如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似出走的陌上少年,历经硝烟和苦难的洗礼,历练如玉君子的品格。现在香港社会上下需高扬“狮子山下”精神,700万港人(其中包括400万英国护照)团结一心,风雨同舟,共创美好!

东方明珠的源头在珠江,港人的依靠在大陆。四小龙的腾飞离不开东方巨龙的引领。身在大湾区的港湾上空,耳畔仿佛回荡义勇军进行曲……万里长城永不倒……我的中国心……!

静观风起云涌,稳座钓鱼台,从容面对,一计三贤(三国计策),化解阴谋,以德报怨,大道同人,同心同德,迈向未来!

04.附修律原由:

香港反修律风波已持续几月,引起风波的导火索是修律(现已撤回修律)。修律的目的是为了堵住法律漏洞,修律的初衷是向台湾移交一位恶逆不道的杀人犯。

修律坚实的法律基石系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新的条例适用于移交到内地的罪犯必须是犯有37种国际公认、且刑期都在7年或以上的罪犯;移交必须经过特区法院和特首双重批准才能实施;条例中明确规定有“八不移交”——不符合“双重犯罪”原则的不移交、死刑犯不移交,并且不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方面的行为(不影响到香港的希望自由和言论自由)。

但修律被一些人误读为香港此后的言论自由受到限制,异见人士受到打压。一些不明真相的和一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被卷入到非法集会当中,抗议修律。奈何明月照沟渠!

香港乃法治社会,遵纪守法是主流、宪法至尊是清流、服从全国人大立法、释法、拥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上一篇:关于实现国际法治的路径思考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4-2019 北京厚大合川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4031035号-1

010-85910400 010-85910401
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路金融街(长安)中心54号院4号楼7层